關於部落格
  • 7912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3

    追蹤人氣

十又五分之一週記。



九月過去了…
十月過來了。


10∕1(三)
這天從早上就很衰。
早自修一下課,教官室開始廣播…
「貿三乙,XXX,現在請立刻至教官室找教官。」

幹,恁杯犯了什麼滔天大罪嗎?
每個人都問我做了什麼好事,幹,恁杯怎麼會知道?

到了教官室,真是好久沒來了,自從沒當糾察隊後…
去找王教,擺出乖小孩姿態(全套標準制服,雙腿夾緊,兩手交叉放下)
正當我滿頭問號時,王教說:「都三年級了,腳踏車怎麼還停外面呢?」

我操…教官,你也太強了吧?
我早上停車的時候明明就沒發現可疑人物啊。

他說:「這樣子要記警告,還要交心得嘿」
我說:「蛤,心得噢…多少字?」
他說:「六百。」
我說:「蛤,六百…囧  怎麼寫?」
他說:「自己想辦法。」
我OS:「算了,不想寫了,反正上次也沒寫…」
他說:「一定要交噢,不然要再另外處分。」
我OS:「靠,你竟然看穿我了!」
他說:「什麼時候交?」
我OS:「嗯…我沒寫過,我怎麼知道?」
我說:「不知道欸…下禮拜一?」
他說:「太˙晚˙了!禮拜五,如何?」
我OS:「幹,太˙早˙了!」(面有難色)
他說:「考試很多噢?不然下禮拜一。」
我說:「喔。」

湯教從我進去開始就一直在偷笑了
於是,他終於開口了:「哇~~~XXX,王教一定很對你的胃吧!好久沒看你這~~~麼乖了呢。」
此時請把鏡頭take到我,我OS:「對你老師啦…。」(囧笑)

真是太莫名奇妙了,為什麼教官會知道我停外面?
抓耙子?我敢說學生沒這個種。
教官看到?靠,現在教官都換新的,也只剩湯教知道我啊。

結語:抓耙子嫌疑犯→湯阿梅。(蓋章)


下午做讀書計畫。
靠,來讀南商絕對是我人生中做的最大錯誤。
老師說,今天交不出來的人,拖一天,扣五分。
啊,我注定不用睡了。


10∕2(四)
這天我跟陳又妹只睡了兩小時,都是為了讀書計畫。
陳又妹很沒"凍逃",國文和計概都被他不小心睡了XDD

話說這天很多對話都很下流(?)

﹥下流一
阿甜說他想去看《鷹眼 Eagle eye》
我就說這片評價還好,而且Shia LaBeouf也沒什麼好看的(完全主觀意見XD)
於是阿甜又說了《無聲火 Bangkok Dangerous》
結果我回了一句無法挽回的話:「靠,我現在看到尼可拉斯凱吉就想他!」

幹他………?(無限回音)

果然,我一說完所有人馬上用疑惑的眼神看著我:「幹他?逆大花,你確定你沒說錯?」
不好意思,其實我是想說:「現在看到他,我就想幹譙他。」

﹥下流二
下午,吳美噗在吃甜筒
陳又妹想吃一口他甜筒下面的餅乾部份
陳又妹就對吳美噗說:「欸,我可以吃你下面嗎?

吃下面………?(無限回音)

一說完,在場的男性同人都笑了:「吃下面???XDDDDD」
陳又妹,你真是越來越有特色了。

﹥下流三
掃地時,他們把陳又妹口誤事件講給我聽
我真是笑翻啦!!!XDDD
這時陳又妹又講了一句很夭壽的話
「笑什麼啦!不然你去吃你家小蘿蔔下面啊!!!」

小蘿蔔………!(無限回音)

幹,我開花了。(噴鼻血暈倒)
陳又妹,你好下流!!!(激動指)
這種吃下面的話你也講的出來!!!

﹥下流四
這天很意外地,我沒有換褲子
偶爾要當個好學生,整天穿制服~~~(屁)
就算是穿裙子,我的坐姿依然很優美(誤)

正當我翹著二郎腿時,我家小妞偷看了我的四角褲(羞)
小妞就說了:「你穿四角褲裡面會穿三角褲嗎?」
我說:「不會。」
小妞:「不會!?這樣不會從細縫中看到……」
我說:「看到……?看到我的X(←馬賽克)噢!?XDDDD」

我們大笑了,我好下流。

接下來我們繼續談論著四角褲問題,越來越深入…
在此就不多加闡述了,因為真的很下流(邪笑)
不知道說到了什麼,小妞做了很猥褻的手勢(←DIY)
我大笑了,我的妞兒啊,你怎麼會做出這種手勢呢?
說,是誰敎你的!是誰!?(路人:就是你啊!)


10∕3(五)
禮拜四、五是貿三乙的地獄啊…
這兩天都是正課,所以功課考試都集中在這兩天。
一大早到學校,都可以聽見大家都在哀哀叫。

又到了下流時間…(誤)不,是午餐時間。

今天我兩位藝人(滿滿和頭頭)午餐是吃,培根炒飯+大熱狗。
我只能說,這熱狗還真噁啊…
很大條,只可惜,它好細。
頭頭的熱狗還斷成兩半。
什麼?難道這代表著頭頭未來的男人…?(誤)

以上又是陳又妹說的↑
陳又妹再度說了很夭壽的話:「ㄧㄜˊ,這熱狗還皺皺的。」

皺皺的………(無限回音)

正當每個人都說陳又妹很黃時,他竟然開始牽拖我
「都馬是逆大花害的,他把特色傳染給我了。」
噗,怪我就是了?我是無辜的。(無辜貌)


註:特色→特別好色


英文課依舊歡樂
田橋仔的「歐給你克」(台灣國語)笑翻了全班。
蘇老頭差點沒笑到中風。XDDD

國文課也不賴。
小妞說的,「洪醒夫我對不起你」,讓我笑很久。




補充一下禮拜二的晚上。
禮拜一下午看了《門當父不對》,我和我姊笑翻了。
難得我這天晚上這麼早睡欸,十二點多就睡了!
不過要睡的時候我姊突然說:「欸,你今天怎麼想到要看門當父不對?」
我說:「噢,想說看一下狄尼洛和阿Ben啊。」

過了大約一分鐘…

姊:「……狄尼洛真的好好笑(大笑)!!」
我:「……靠,你一定要現在提起嗎?………(開始大笑)」
我:「你害我現在滿腦子都是勞勃狄尼洛臉上的那顆痣啦!!!」
我、姊: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……」

兩個人就這樣一直瘋狂大笑到一點多…
然後我姊又開始問我比較喜歡阿Ben還是亞當山德勒。
兩個人又這樣亂扯亂扯……

睡覺前還是別提搞笑片會比較好。
尤其像我這種想像力這麼好的人,只要一講就能馬上有畫面了。




總之,狄尼洛留著諧星的血液(蓋章)←好爛的結尾XD
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