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uddenly I See

關於部落格
  • 7767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09∕06∕09–The last course


夜深了,為了陳又妹的一句話,拼死也要打完
這是【高職生活】的倒數第二篇了,咦,似乎有些感傷…

一大早的早餐之約我遲到了,他媽的我的鬧鐘從六點多叫到七點多,就算是叫床也不用叫這麼久吧(誤)到早餐店時趴呢他們也吃完了,然後一直坐到快九點,他媽的這就是高三的考後毀類期啊啊啊!!!為什麼要在早餐店坐這麼久?還不都是因為某人前一天在狀態打說:「好想玩水球」,過沒多久就開始通知大家這天要多帶衣服來換,還下了通諜,說要在第一節課開戰,結果嚇的趴呢、阿噗、滿足都不敢進校門。誰知道到了排球場發現他們還在灌水球,和滿足在那邊算會灌幾顆…

滿足:「咦,一包會有幾顆?」
阿花:「四十個超過唄。」
滿足:「噢,那是要買幾包咧?」
阿花:「嗯~兩包很多了吧?八十幾顆欸!」
滿足:「嘿啊,差不多差不多~」

天真的我們以為八十幾是個大數目,後來阿田說了一句…「他們那邊有灌了三百多顆吧!」
哩公蝦咪???三百多顆!!!!!天真的我們被原本預估又多出三倍之多的數目給嚇傻了,oh Charlie~~~(巴)後來走去灌水區,又問了聖人一次確切數目,「(推眼鏡)八百多顆吧」。
八百多顆…八百…八百多顆!!!!!我們用了一個大垃圾桶、兩個資源回收筒、一個紙類回收箱和幾瓶礦泉水………。不過後來教官室又說第八節才能玩,我們只好把這些凶器藏在學弟妹外掃區的角落中。



快轉→中午。



中午訂飯時出了些差錯,我們沒錯店家也沒錯,可是店家硬是不重做,搞什麼?然後我發現自從學商之後會常常在日常生活中暴露出一些職業病,像是估算成本、愛講一些經濟/會計上的專有名詞和維護消費者的權益。所以我們打電話過去,不過就是五個蛋包飯要變成便當而已嘛,有這麼困難嗎?那服務生真是蠢到家了,早點妥協不就好了?結果飯送來,一打開。幹,這是什麼鬼?盒子一大個,裡面卻沒啥東西,媽的,想報復也不是這樣的吧(黑)

下午的班會是離開南商前老師的最後叮嚀,聽的有些渾渾噩噩,剛睡醒咩。反正就提醒我們下午不要拉她丟水球,還有,上了大學不能馬上交男/女朋友,要等到大三才行~然後我就說:「大一剛進去,學長把你捧在手掌心;大三大四的女生,男生像在打高爾夫,打的越遠越好。」

講到這裡就突然想到我前幾天和一群女人在討論班上每個人…(←住口!)



眾所期待的第八節終於到來了,放好書包鞋子,奔向操場的另一邊。
一踏進戰場我隨即就被砸了四顆,媽的,這麼恨我早說嘛!!!後來也不管了,管他三七二十一拿了水球就砸,能拿多少就算多少,不夠再塞胸部(←當女人的好處XD)結果八百多顆我們只花了十分鐘,對,十分鐘,沒了。欸你以為就結束了吧?當然要繼續啊啊啊!!!所以我們又拿著桶子去裝水,開始狂潑,這天台南高商變成泰國潑水節~桶子潑不夠啊,直接拿灑操場的水管來用了,我覺得操場邊的足球隊和打排球的人都傻眼了吧?XD

該濕的都濕了,不該濕的也濕了(尛)被潑的時候真想做這個動作↓

(取自《刺激1995》的海報)

反正就是有夠濕,想擰乾褲子也不行,因為我穿四角褲,四角褲整個和我的小桃子相親相愛黏在一起了(噁)所以就很想把運動褲脫下來擰,結果喜勒就開始研究我的四角褲。

喜勒:「ㄧㄜˊ這設計和男生的設計一樣嗎?(指著男生要解放時的鈕釦)」
阿花:「廢話,每件四角褲都這樣啊(拉給喜勒看的更仔細)」
喜勒:(把臉湊的很近,手把我的四角褲繼續往下拉)「唔………(面有難色,露出既尷尬又害羞的表情)」
阿花:「………(趕緊拉上來)幹!!!喜勒!!!你是不是看到我的●?!(狂搖喜勒肩膀)」
喜勒:「我怎麼知道褲子會這麼鬆啊!!!」(一旁的阿帆也露出怪異的表情)
阿花:「阿帆!!!你是不是也看到了!!!」
阿帆:「啊………(掩嘴)」

後來想一想實在不甘心,所以我又走向喜勒………

阿花:「喜勒,我不管,你也要給我看!(爆)」
喜勒:「唔………」
阿花:「喜勒~~~你要對人家負責啦~~~(扭)」
喜勒:「哦,好啦,我拉給你看,可是你不能偷拉噢!」
阿花:「好~~~我絕對不會拉你(把臉湊近*燦笑*)」

接著洗勒真的就照做,慢慢把褲子給翻開,慢慢地慢慢地往下拉---
...咦,也拉太久了吧,喜勒到底有沒有穿內褲?靠,都快看到下面了。
哦~~~原來是低腰小黃內褲~~~(←哩金變態)

阿花:「哦呵呵,喜勒你的內褲好可愛唷~~~~~~~~(轉圈)」
阿花:「咦,阿帆,你是不是也要給我看?你也要對我負責唷~~~(奔)」

阿帆拔腿就跑狂說不要,還說喜勒怎麼這麼隨便就給我看了。哦呵呵呵呵呵呵---



就這樣玩了一節課,每個人都累垮了,女人們跑進廁所換衣服,有人很開放唷,直接在廁所走道上脫了。
換完衣服走出去,涼風輕輕拂來,真舒服。看看操場,班上有些人沒帶衣服所以直接在操場上晾乾。

下課了,一二年級魚貫而出擠出校門,站在司令台旁看著他們,不敢想像明天就是畢業典禮。
這三年說長不長,說短不短,三年來也變了許多。
當初頭一次看見南商的操場時我是皺著眉頭的,媽的也太小了吧?
沒想到現在竟變成我最不捨回憶。
頭一次看見禮堂我也是露出不可置信的臉,他媽的能塞幾個人啊?
沒想到這小不隆冬的地方竟變成我們最後一次唱校歌的地方。

離開南商的前一天,也是十七年來最青春的一天。
太陽曬的炙熱,我們赤著腳丫,嘻笑打鬧,奔馳在南商的操場上,自來水與汗水交融在一塊,黏膩的皮膚與衣服緊貼在一塊,每個人的身材曲線也無所遁形(巴)教官連看都沒看,管不著我們了,多青春熱血啊。

男人們似乎有許多沒達成的願望,嘿,我們女人都沒怎樣了,你們也該打起精神來啊!
該留下的是回憶而不是遺憾。

站在司令台前,聽聖人唱完了「傷離別~」。
唉唷,這是不自覺感傷了起來,許多友誼一直到三年級才建立起來,剛成立的四賤客馬上又要拆夥了。
聖人說的:明天過了,之後呢?鳥獸已散,那人呢?

剩下什麼?

6∕10 凌晨四點四十九分,天色微亮,我還捨不得入眠。
我怕一醒來馬上就要面對高低參差不齊的花圈,禮堂如雷貫耳的掌聲,隨著頒獎致詞的過去,也宣佈著我們即將離開,然後又是再一次的掌聲以及花圈,這是真的離開了。

我已經可以聞到即將到來的氣味。
眼淚,誰在哭泣?你/妳?

嘿,看這,笑一個嘛:)


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